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!

当前位置:书评

《雨花》2018年第10期|端木赐:海角无声

时间:2018-11-02  来源:《雨花》2018年第10期
分享:  0

1

我看到清晨的海,正温柔地捧起一束苍凉又耀眼的日光。我所在的城市,像是穿越了整个冬天的巨轮,原本就锈迹斑斑的上面,泛起了薄薄的奶油色。请容许我把自己形容成生猛海鲜——必须要打起精神来,才能与世俗剥离。人流密集的地铁车厢里,虽然谈不上弱肉强食,但总要保持提防和警惕。小虾小蟹一样被一网打尽的人群,相互之间充满了敌意,如果用心察觉,还可以遇见眉心上铁青色的死亡。拥挤中酝酿着一场无声的战役,每个人都是易怒的,寻求一个释放的好时机。争端总是一触即发,揭开这疯狂又混乱的一天。

一团又一团的春雪降落以后,地面上点缀着绵密的水珠。眼睛里悬着一片混沌的雾气,春天就在痒痒的鼻息中变得愈发浓郁起来,泛起了桃红的诱惑和闹意。毛茸茸的桃花怀抱着泥土与腐叶的气息,前仰后合地盛开了。昆虫也纷纷从土壤里破壳而出,围着毛茸茸的花蕊嗡嗡盘旋着。春天终究是柔软的铺陈。恍如隔世的我,脚步有搁浅的感觉,灵魂就这样轻飘飘的,徘徊于人世间。我轻声呢喃,怎么连桃花都盛开了,真是一点预兆都没有。桃花总是任性的,说开就开,说败就败。满城跑的出租车师傅嘟囔着,这都快开没了。我有些不悦,低头继续玩手机,无聊地刷着朋友圈。师傅说,不会头晕吗,看看远处的树多好。他似乎对我的沉默颇有微词。杨树已经开始吐毛了,那些漫天飞舞的絮状物,凶险得像是着了魔。

我连续打了三个响亮的喷嚏。师傅对我说,他们给杨树使用了一种“神奇药剂”,能够让杨树不再吐毛,但是再吐出来的,却是黏糊糊的“胶”。每天清晨,他都要煞费苦心地擦拭挡风玻璃。我凝神聚气地看,果然在车窗上察觉到了痕迹。这是一段时间以来,我听到过的最有趣的笑话了。叛逆的树总要报复一下人类,似乎吐啊吐啊的,它们就习惯了。我笑得前仰后合,或许是许久没有遇见如此明媚的午后,心情也变得舒朗了许多。车窗外一片绿意陡峭,微小的悸动被不断催生而出。没有任何起承转合,春天就煞有介事地钻入了身体,孕育出美好的光景。后知后觉的我,实际上是有些恐慌的。每一个季节的轮转,都带着不可置信的力量。身体还没能从上一个季节的情绪中脱离,天气就已经幻化成了另外的模样。

并不是我在抵制春天,而是我扮演了焦虑的角色。长吁短叹之际,内心恍然浮现一个声音:这么好的时节,应该去海边度假才对。我常常为一些无端出现的“挑拨”感到苦恼。我似乎拥有双重的身份,过着冒险家的生活——低垂飞翔且无意冒犯,逾越常识而没有边际。此时我能想到的,只有无边无际的虚无的海。人类一旦无聊至极,思想就会耐人寻味。我的肠胃蠢蠢欲动,它似乎需要一些灵活的食物,可以让我颠三倒四,甚至魂不守舍。曲曲折折的消化道中,居住着性格孤僻的收藏家,它驯养了无数的亡魂,将吞噬与进化演绎成史诗。人性的饱满与多样,总是伴随着食谱的不断更迭,无非是消化不良罢了,这不算什么。

一层一层绵密的浪花,向着港口与人群涌去。这是一场有关宿命的描摹——既是一场追赶,又是一次诱惑。那些即将上岸的哀愁,夹杂着满腹的爱恋,不断用身体拍打着,试图摆脱长久的枷锁,却不知凡尘里无处不是捕捞的网。它们的身体布满了海洋的密码,并深知洋流变幻的秘密。十八岁以前,我痛恨所有鱼类,这是一种被写入基因的情感。与其说是痛恨,不如说是为恐惧而诞生,它们来自深渊,周身缭绕着死亡气息。岸上的叫卖声懒洋洋的,汇聚成了嘈杂的雷音,让所有的不知所措的腿,都张牙舞爪地挥动起来。哎呀呀。哎呀呀。与海水相承一脉的柔软,或是奄奄一息地吐着泡沫,将一生的杂质倾尽而出。泥沙散去。声泪俱下。没有什么比脱水而亡更加残暴的酷刑了,身体被抹了盐巴去晾晒,一道道灵魂就这样直直地蒸腾而去。这让空气变得欢腾,蝇虫不断地降落,试图捕获什么。

我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着,附近大排档油烟火爆,配合着铁勺铁锅的碰撞,混合着辣子和葱姜,诱惑的香气四处逃散。气味与日光的交织,让空气变得光怪陆离。我摒弃了身为人类的骄傲,却意外俘获了俗世的光泽。值得庆幸的是,饥饿和死亡总是隔空相望,所谓天机不可泄露,我不用为所有的死亡负累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宁愿成为死亡的一部分。

“有腥气”,我忽然想到这个美好的字眼,在粤语发音中,它是“有希望”的意思。我默念这三个字,似乎在字句之间,找到了某种奇异的弹性。它微弱又渺小,混迹在人群中央,随时都会冒出来,这种不可言喻的愉悦,俨然被挂在了嘴角。我们所钟情的事物,就这样冒失地出现在大地上,骤然地绽放,滚烫如烈火。乃至于欣喜又不敢触碰。

2

正午时分,一个七八岁的男孩独自在水边,他一只手插在裤袋中,一只手放风筝,乃至于这一天的风,都奶声奶气的。我问他,去往大甲岛要多久?他不假思索地说,要很远很远。可是到底有多远,他也说不出来。这个问题对于我而言,其实也只不过是日常无意义的消遣罢了。我有时候也会苛责自己,为了靠近市井,说了太多无用的废话。起初,对于我的靠近,男孩表现出了一股呼之欲出的热情,但似乎又寻味到一丝警惕。对话就这样戛然而止了。我又向靠岸的渔民请教,并故意将声音提高了分贝。回答依旧模棱两可,三十分钟?或者一个小时?他们对这座岛屿完全没有概念似的,记忆模糊而浅薄,仿佛被上帝遗弃在了时间之外,既不会衰老,也不会死亡。太阳越来越大了,整个港口都像烧着一团大火。

有人戴上了墨镜,然后用纱巾将头部团团围住,我却挽起衣袖,努力将皮肤暴露。漫长的等待过后,我和男孩告别,并沿着涉水的台阶,跃上了小小的柴油船,哒哒的发动机声中燃烧出了芒果的香味。海水也渐入佳境,从浑浊变作了蔚蓝,像抖动的华美丝绒,而我们只不过是上面,隔靴搔痒的跳蚤。我用一只手将帽子稳稳压在头顶,或许谦逊才是飞翔的姿态。这一刻,连嗅觉都变得信马由缰,可一旦离开了海岸,就失去了捕捉的目标。十分有趣的是,我们不仅远离了人群,还远离了鱼和藻的味道。再无其他蛛丝马迹,那些浓烈刺鼻的腥气,竟然只是人类的附庸,宛如布满情欲的房间,细菌和病毒一样被滋养。

我不会凫水,更不懂得自救,看似放松地倚靠栏杆,却将浑身的肌肉紧绷。我坚信,自己与水有着复杂的牵绊。还记得很多年前,第一次来到大陆最南端,有人好奇地问我,是否见过这样繁盛的树木,这样充沛的雨水,以及这样炽烈的太阳。我整个人都融化在了夏日里,浸透在酸腐的汗液之中,仿佛经受了一次凌辱。他似乎也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西北人,装模作样地穿着椰子树图案的衣衫。多年来兜兜转转,我始终徘徊在有水的城市,试图将灵魂慢慢滋养。无比确信的是,我是土命人,从不属于任何一片水域,它没有哺育我的祖先,更不会滋养我的身体。无论我饱含多少氤氲的水汽,都填不满那无垠的荒凉。

小船上有两对甜蜜的恋人,达成了默契一样,都爱穿白色T恤。这里既有异性之恋,也有同性之爱,远离尘世以后,所有亲密举动都不再设防。小船忽然变得局促不安,在无数个船体绷直的瞬间,有人发出惊呼声。实际上,这是有些过瘾的,我每天都会在脑海中,模拟各种意外的发生,交通意外、溺死或者触电等等,我相信意外身亡总比老死要强百倍。白头偕老之类,根本无法揣摩。我亲近所有的水域,哪怕是一条沟渠,也是美妙的。如果水里有挣扎不出的灵魂,那么这里面一定有我的故人。我相信所有的水脉都是贯通的。

去年冬天,一个故人在上海自杀了。没有人知道他死亡的真相。街角便利店的摄像头,捕捉到了他模糊的身影,手里提着水果袋匆匆掠过,就像某个平淡的日常。与江海贯通的漂流,让他彻底没有了踪迹。如果得偿所愿,那么他将贯通整个地球或宇宙,穿越永恒的迷雾。我听说,他远方的母亲日夜啜泣,手里面捧着一封曾被忽略的告别书信。他说,要折一只小小的纸船,去往深邃的大海。她已经失去了控诉的力量,只好祝福儿子早日上岸。我又能安慰她什么呢?陌生的水域,对于我们来说,就是一场决绝的流亡啊。

但这样的死亡或许也是完美的。我期待所有的未知之地,与万物擦肩而过,死去的他会在水中与我握手吗?我恍惚又遇见了那个彼岸的男孩,只用一只手完成了放逐与控制,却将另外一只手藏在了暗处,准备和所有陌生而有趣的灵魂,郑重地握一次手。真是如此简单有力的,又声嘶力竭的问候。当时间成了一片废墟,或许也无所谓告别,何谈生与死了。

3

抵达海岛的时候,小纯已经在沙滩上搭帐篷了,短短一个小时,就被晒得像煮熟了的螃蟹。花花绿绿的帐篷,沿着山石排列成了迷魂阵。微微一抬头,就是太阳毒辣的刺。明晃晃的沙滩上,螃蟹似的横着走是有科学依据的。扁扁的身体,可以减少受伤的面积。只是暴晒而已,就让我们显露出荒岛求生的窘境。清点物资,只有少量的淡水,以及现金。一台照相机,一块备用电池。我们几乎没有准备食物。没有其他家用电器,更没有WIFI信号。

沙滩的形状是狭长的,被一块巨大嶙峋的黑石包裹。黑色的石头像妖怪一样,皮肤虽然粗糙,但每一个毛孔都会呼吸,上面覆盖着已经干涸的藻类。我不知道海岛的另外一侧,会是什么鬼样子。荒无人烟?寸草不生?总而言之,以肉眼可见的范围来判断,岛屿的面积并不大,或许一场暴风雨,就足以令它香消玉殒。当然,这里也不会有什么舒适的旅馆,只有一群劫后余生的人,放荡与狂欢是这里唯一的主题。不得不说的是,每一次海边露营都是魂牵梦绕下,极其糟糕的体验。我所热爱的海边,无非就是荒无人烟的寂静。

铺子里卖的泳衣丑爆了,小纯犹豫了许久也不愿买,哪怕是一次性的丑也不接受。我嘲笑她,这和一次性的妆容,一次性的爱情,又有什么分别,潮水过去了,什么都剩不下。在医学上,其实也有同样的术语,叫做“一过性”——它往往有明显的诱因,在短时间内反复出现,但是随着诱因消除,症状很快就会消失。小纯问我要不要买双拖鞋,但是又不好自作主张。我瞧了瞧,竟然浑身都在抵触。实用主义者一定会鄙视我。

我以为,这个世界完全可以再愚笨一些,但丑绝对是无法容忍的。那对年轻的小情侣,穿着相同款式的溯溪鞋掠过,青涩的脸上写着天荒地老。你看看人家,轻车熟路的,都是有备而来。小纯不以为然,就这样痞痞地走开了。发烫的沙子正驱赶人们下水,脚面反射出了刺眼的白光。晒不黑几乎成了我的致命伤,说明我和太阳,始终无法达成共识。

其实,让小纯来海边度假,100%不是一个好主意。果然一回头,小纯已经在海中“飘荡”了,因为不会游泳,动作有些滑稽。小纯总是笃定地说,未来的某一天,会患上精神分裂,选择自杀或许是最好的结束。我有很多热衷于死亡的朋友,而我对此却无能为力。我只好祝福他们。对于冒失的人类来说,所有的探索都是局限的,比如海洋,比如命运。我们很难判断“安全”的界限。这可不是虐恋与游戏,双方约定好“安全词”即可。

长久以来,我用来维系生存的方式是最蠢笨的一种,全都凭借身体的记忆。当然,这通常需要一种严苛的训练。和我的生命相互纠缠的母亲,有她独到的一面。她总是喋喋不休,以规范我的行为。她像是宗教一样在强化我,让我在魂游天外的时候,也可以长久地在人世漂流下去。如果死亡是流动的,那么与之对应的我,早已经选择了顺遂。他们都说我的人生布满了“顺”的意味,并为此担忧我的未来,“你如果再经受一些挫折,或许就会更好。”我不知道挫折应该是什么样子,他们说这话的时候,都摆出老气横秋的嘴脸。

天气太热了,有人用网兜固定了西瓜,浸泡在海水中降温。我缓缓向海水走去,看着小纯欢天喜地的样子,内心也有些跃跃欲试了。这是接近大海的好时机,错过了就不再有。我试图要靠近小纯,但是海水给了我很多阻碍。脚下一半是沙子,一半是坚固的石头。那块巨大的礁石,一边粘连着海岛,一边投身入海,浑身都是嶙峋的刀子。小纯异想天开地说,想要到前面浮出水面的一块礁石去。不会游泳的我们,必须踩着石头走过去。疼痛变得肤浅,事实证明,海之于我们,与浴场的分别并不大。所有的欢欣鼓舞,都是短暂的停留。

那块礁石我们谁也没能爬上去。后来,我们就坐在帐篷前,给自己伤口上药。这一次,我忽略了所有的野营装备,就是没能忘记治疗外伤的药。那瓶液体创可贴,散发出指甲油的呛鼻味道,用小刷子涂抹后,可以在伤口上凝结成保护的薄膜。用医用酒精去灼烧伤口,也不会比它更疼了。我深爱这瓶药水,并常年随身携带。流血似乎总是无法避免的,我可能就是在等待着所有受伤的机会。意外的到来,是来不及说“安全词”的,每次鲜红渗出的瞬间,我都变得冷静而兴奋。我口中的“安全词”,最终都变成了粗口。

我亏欠了自己太多,这样的无礼和粗俗,以及很多个学坏的机会。我应该找个恰当的场合,认认真真地说完这些话,然后告诉自己,以后什么都不怕了。伤口很快就会结痂了,小纯开始皱眉的时候,我爽朗地笑了起来。我们实在没有必要不爱,这些短暂又尖锐的,“一过性”的疼痛。决不能让自己过得舒坦,这又何尝不是内心的困境。

4

岛上只有几间铁皮房,除了淋浴室,就是脏乱的厨房了。他们卖些又贵又难吃的菜品,并租赁帐篷给这些无知的游客。铁皮房上用红油漆写着“海胆”两个大字,大概是主人的另一项营生。黑炭一样的男人,大咧咧地坐在淋浴房门口收钱。不管热水够不够用,来这里的人都是亡命之徒,从不讲价还价。交了10元现金,洗去身上的泥沙,带着一身“海胆”的腥味,又重新沾染泥沙。夜晚在我走出淋浴房的瞬间,就如此灿烂地降临了。

一抹潮红落在海岸上,黑暗混着血与沙盛开了。无论怎么逃避,夜晚都是绽放的,令人沉醉又着迷的存在。它无法让人拒绝,又让人感到了恐惧。或许只有睡眠,才是人类抵抗黑暗的唯一途径。我实在太嗜睡了,无法拒绝梦魇的诱惑。在这偏僻的海岛上,夜晚被撕开了一个角落,一不小心就会掉落其间,有迷途了的鸟兽。炭火徐徐上升,碎碎的火星在空中旋转着,烧不尽的黑暗里,潜伏着饥渴的野性,人们在狂欢中实现救赎。我渐渐被这氛围感染了,似乎也没有什么好胆怯的。疯狂将战胜一切,包括我的假面,以及所有负面情绪。

海浪似乎也投降了,渐渐成了和声。沙滩上的音箱里,发出火爆的重音,他们围着圈子跳舞唱歌,相互追逐嬉闹。并没有不合时宜的,他们成功将城市的嘈杂,移植到了这个荒岛上。火焰与食材的碰撞,也需要默契与配合。我将抹了酱料的肉食,一点点穿到竹签上,才发现手掌上布满了隐秘的伤口。我们放弃了难吃的烤肉,买了几罐不怎么凉的啤酒,懒洋洋地坐在了帐篷里。罐子一直在出汗,我也在出汗。这点酒不算什么,既然喝不醉,就远得不到满足。小纯实在太累了,酒还没喝完,就已经发出轻轻的鼾声。我轻轻唤小纯,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帐篷外稀稀落落的光,将小纯的脸照亮,疲倦的样子是那么悲伤。

在乡下的房子里,我们也曾把酒言欢,这竟然已经是两年前的往事。十月份的东北,已经烧了火炕,眉眼里生得都是桃花。那一晚,酒过三巡迈出房间,不知道是谁关了门,屋子里的欢笑声肆无忌惮,似乎在议论我的离开。我彻底陷入黑暗而不可自拔,跌跌撞撞摸到书架,摸到花与叶子,摸到那些易碎的瓷瓶。我不敢再继续触摸,冒失会使屋子一片狼藉。我大声呼喊小纯,第一次感到了绝望。哪怕城市里污秽横流,却永远没有如此纯粹的黑。

闷热的空气让人感到窒息,不知道小纯如何睡得酣甜。蹑手蹑脚地走出帐篷,才感受到一丝倒灌的凉意。手机已经彻底没有电了,不知道夜晚还有多久。海岸上几乎没有睡眠,小纯成了特立独行的存在。男人女人围着烤炉,赤裸着身体摇摇晃晃。夜深了,烧烤还在继续。到底要携带多少食材过来,才能将这个夜晚彻底填满。渐渐地,沙滩上的人变得有些诡异起来,显然是食材不够用了。一些人陆续离开了篝火,开始在水边鬼鬼祟祟地游走。

他们中有些人拿着网,有些人拿着刀子。不一会儿,网兜中就多了螃蟹。螃蟹往沙子里钻,却被他们变魔术一样,一个个地掏了出来。欢呼声此起彼伏,源源不断的食物被从水中打捞而出。甚至不需要如何处理,用海水洗去螃蟹外表的沙子,就可以在火上舞蹈了。我诧异极了,眼瞅着螃蟹一个个升天,原来傍海而生的人,都是这么神奇。螃蟹橙黄橙黄的,一声一声的脆响,就爆裂出嫩白的肉。我还遇到一个颀长的少年,他瘦得像是一把剑,在岩石上不断切割。礁石是黑漆漆的,皮肤是黑黝黝的,唯独刀子是白亮亮的。我好奇地问他,这是什么的东西。他看都不看我一眼,说是海参,就再一言不发了,冷酷得像个杀手。

有那么一刻,似乎所有的人都在疾奔,喉咙里发出收获的声音。就像神秘的咒语,催生着大海不断地奉献。那些鱼虾蟹,就疯了一样跳出海面。他们都有自己的诀窍与器具,维持着整个夜晚在生长,食物源源不断地被火焰质问。我像是一个局外人,在他们身边游荡,却并不被接纳,重新回到了饥肠辘辘的状态。生存伴随着掠夺与破坏,这样看来,我原本的生存方式,实在太过婉转而没有意义了。我和小纯这两个异乡人,就这样被大海排斥在了人群之外。我只能在沙滩的边缘地带,游魂一样静悄悄地行走。

在海岸的边缘,礁石像一方秘境。月光如少女般攀附在上面,露出诱惑的香肩。我赤脚而上,与她并肩而栖,完成了一次触碰。我们交换了身体,交换了灵魂。我一会儿是岩石,一会儿是月光,一会儿是黑暗处接吻的少年。身体快速地衰老,又恢复青春,永远不会磨灭。我与大海的缘分,始终是无声的对峙。星河璀璨,似乎所有的人都陷入了癫狂境界。他们周身环绕着萤光,妩媚得就像桃花酿的酒。我听到小纯叫我,飘飘渺渺的,可我哑口无言。

凌晨四点钟左右,天气越来越凉了。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没有了人类的体温。真的是元气大伤,这比彻夜不睡还要煎熬,差点就没有力气走回帐篷了,但是我知道,有人在等我。我憋了很久的尿,却发现没有无人的角落。到处都是垃圾,索性就无伤大雅地,大大方方畅快淋漓。我忽然想到荒岛余生,但真正的绝望远不止于此。

5

清晨,我才回到帐篷,那里空无一人。我看到小纯远远地回来了,捡了一书包的贝壳。走路的时候,都要十分小心才行,竹签、玻璃、铝皮,各种杂物碎屑,已经堆满了整个沙滩。我远远低估了他们的疯狂,夜幕褪去就是真实的犯罪现场,炭火的余温不见了,剩下的都是苍茫与疲倦。几乎所有的帐篷都敞着口,能够看见所有花花绿绿的短裤,他们醒着或睡着,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情。沙滩将所有人的精气都吸走了,然后唤醒了新的一天。

小纯将花花绿绿的贝壳,一片一片由大到小地排列,并一一点评它们的美好。我喜欢黑色的那枚。小纯喜欢白色的那枚。它们都是大海的弃儿,有些还奄奄一息的,有些还牵连着腐肉,但大多数都已经死去,带着无数微小的缺口。这些破损的贝壳,如果继续破损下去,就能变成雪白的砂砾。放眼望去,沙滩已经不是我们来时的样子,我恨不得早点离开。

铁皮房门口有个水龙头,俨然没有过多的淡水用来洗漱了。没办法梳妆的男女,黑眼圈被赤裸裸地呈现。我再次见到了那两对小情侣。整个夜晚,我走遍了整个海岸线,却始终没有见过他们的踪迹。男孩说,他们去潜水了。或许是有所遗漏,我不知道这里还有潜水的设施提供。有趣的是,他们的身上没有任何倦意,反而透露出意犹未尽来。我用矿泉水勉强刷了牙,忽然觉得脖子火辣辣的疼。我还是被晒伤了,竟然隔了夜才发现。

太阳越挂越高,倦怠终于成了唯一的主题。我们不是岛上的第一批游客,新的队伍已经陆续靠岸。世上有这么多荒凉的岛屿,就有比它们更荒凉的人群。看着那些在搭帐篷的新鲜面孔,我的内心已经开始鄙夷。一个浪席卷而来,却没有将垃圾全部带走。人们就那样懒洋洋地躺在椰子树下面,将肉体的美好展露无遗。回程的船已经在等我们了。有人放起了风筝,我忽然想起了岸上的男孩,他那时候的沉默,弥散出了恒久的悲伤。我曾经似乎也和他一样,守候在某个角落,看着无聊的人群熙熙攘攘,不知如何打发时间。

重新靠近港口,我似乎又活了过来。船上的旗子用尽了浑身力气,由南向北挥动。长方形的绒布,在风中不断变换着形状。天空瓦蓝瓦蓝的,当风吹得越来越澎湃的时候,云忽然不见了。慌张是不可描摹的春天,像是野草乱乱地萌发。我在心中模仿风中的旗子,和它一样舒展开来。风来的时候,头发也在生长。有那么一刻,它是完全平展的,甚至让人产生了一种错觉,连续的恒稳的大风让时间静止了。然后是更猛烈的风,让它剧烈地颤抖。

回到宾馆打开了电视,纪录片在讲述一座海滨小岛。黑色的礁石在蠕动,上面站着两个虚无的影子,看轮廓似乎就是我和小纯两个人,他们的腿部肌肉孔武有力,像是威风的黑武士,正在筹谋一场无声的战役。电视节目倏地被调成了静音,海浪迂迂回回,冲刷着花花绿绿的沙子,将一片片破损的贝壳送上岸。他们似乎在耳语,可我完全听不到,但已经无足轻重了。这个春天在降临的时候,大地已被海水灌溉,蔷薇花在盐水中盛开了。

离开岛屿的那天,回归的是真实的我们,抑或者只是一个虚像。眼前的一切都虚晃着,真实的我和小纯,是不是已经死在了海岛上,谁也不敢确信。屏幕上雪白的斑点哗哗作响,流散成另一片海洋。这个故事没有结局。我只是坚信着,比春天更温暖的,当然就是海了。我们去喝酒吧,小纯忽然提议。我点点头,重新打起精神来,选了最近的一家大排档。


作者:责任编辑:陈斌

推荐图文

人文·泾水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业务 | 网站律师 | 本网声明

Copyright (C) 2006-2015 plxw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Tel:0933-8236393 8218065 E-mail:plxww@163.com 地址:平凉市红旗街93号

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&运维:甘肃万方网络

美高梅娱乐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