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!

当前位置:人文

金庸 与崆峒的缘分

时间:2018-11-06  来源:平凉日报——平凉新闻网
分享:  0

  讲述:姚学礼

      整理:吴国杰

  

      2001年12月16日至29日在北京出席全国第六次作家代表大会上,我有幸见到金庸,谈起拍崆峒剑侠电视剧的事。

  为什么我要谈拍崆峒山剑侠影视剧呢,是时任平凉市主管宣传的书记几次给我讲:平凉能不能拍一部像《少林寺》那样的电影,《少林寺》、《刘三姐》都是在地方努力下拍成了片子,一下将本地推广出去,我们崆峒山能否借金庸的名气推介一下?

      关于崆峒山的剑侠小说,我在平凉解放初期从一个租书摊上见到一本民国人写的《崆峒剑侠传》,有四十多万字,与当时盛行的《三侠五义》、《七侠五义》、《小五义》在一起供读者借阅。因为平凉有崆峒,当时十来岁的我就买了一本《崆峒剑侠传》,还买了一本写狄青在平凉打仗的《万花楼》小说。后来,经过十年零散写作,我写成了《云锁崆峒》、《雾锁崆峒》、《雨锁崆峒》三部曲。其中写北宋范仲淹来平与李元昊在好水川作战的故事,我又把这个故事改编成电视剧脚本。这次我找金庸的目的就是:一是改编金庸剑侠小说,一是将我这本作为脚本,聘金庸为顾问拍片,目的是宣传平凉,两种方式哪一种都可以。

  我对金庸说:“你的剑侠小说,拍一部成功一部。”金庸说:“我的剑侠小说几乎全被拍完了。”我说:“专写崆峒山的没有一部。”在金庸小说中,金庸将崆峒剑侠全写成小人,不光明正大。我说:“要写出有正气和广成子大道义的英雄剑侠来。”金庸说:“我没去过崆峒山,是从古书上知道有这么个山,我将中国名山大川都作为江湖英雄的活动场所,崆峒 山如何,我若看一下会写得更好。”于是我说:“我回去向领导汇报,邀请你到崆峒论剑,泾河论道,体会一下这西极仙山胜境和崆峒派的道痕剑气。”金庸说:“这好啊,争取这一两年去平凉崆峒山一趟。”

  在全国第六次作代会期间,我作为一个读者,也作为一个评论者,与他友好坦白交谈了他的武剑小说的得失。我对金庸说:“我认为你的武侠小说的出现是应了现代社会的需要,这主要是你以传承传说的形式体现了现代性,是对小市民的传说文化的怀古的承袭。在对现代科技认同的同时,‘美化过去’以质疑现在,质疑今我,你将人性中追怀美化往昔的一面描写出来,适合了人性心理的需要。为此,在当今工业化深入发展,人不断在科技中异化自己时,是在提醒和激发人的原始情感。”

      说到高兴处,我一连讲了八条属于他剑侠小说的动人之处:一是怀旧情结的复述,这是对现代时空和和平安定环境的动荡,对沉闷平静家庭精神情绪的激活。二是体现了现代乌托邦,人是需要信仰需要一个精神方向和安慰,一个虚幻世界,一个江湖世界,从心理上在不断解脱人对生活的希望和失望。三是对现代个人、自我、自私的“公共意识”营造了一个共同的空间,这解决了一部人的空虚和隔绝。四是对当今社会不公不平的抗争和解决方式,即“侠举”的选择、崇尚。五是对见死不救,有难不帮的现代社会现状的反思,对大义大勇的渴望。六是对沉闷生活、平静经济状态的刺激。以“勇”针刺疲软,以“武“针刺文质,以“斗”解决善恶矛盾。七是以愉悦畅意、痛快,惩恶扬善,是弘扬真善美,反对假丑恶的需要。就像今天腐败普遍发生时,人们需要“包公”一样,喜欢“侠士”正是对现实不满的补充和满足,清官与英雄仍是当今社会的需要。八是以塑造“英雄”而征服人心,武侠小说的“英雄”剑客侠客是与清官包公的小说模式不同。金庸使“侠”和江湖英雄的世界别开生面,打开了中国小说的另一个场所。这一个小说天地正如“西游记”的魔幻天地,《红楼梦》的现实家庭环境,《三国演义》的古代战争环境的一样,是区别于这三个小说内容天地的。金庸小说似与《水浒》的江湖环境的相同,但仔细观看,金庸小说是区别于水浒政治环境和场所的。金庸打开的是一个相对现代科技环境的心灵场所。所以说他开辟了一个人们的心理空间,不像今天现实主义的纯文学小说家,他们只是对真实的反映或纪录,或表达,都因政治因素各有所不够不透不全不真,甚至虚假广告一样是应时之作,皆未从心灵上打开一个空间,而金庸恰恰是走了另一条路子,开辟了一个寻觅心灵的去处。从这一点讲,我认为金庸小说是伟大的。我说,这是第九条。

  金庸很谦虚,他连道别夸他了,他读书不多,正在英国读博。我说,你读了许多中国古书,比今天我所认识的新作家不同,他们甚至还分不清古代陶罐和青铜器的名称,许多作家没读过二十四史等等,仅凭感觉和天赋去写现代社会中的一个细节或是片段。

  2005年4月15日曾敏之经与金庸联系,表示他愿来平凉,让我作好具体行程,我即将此信交给时任平凉市委常委、副市长的贾宏谦看了,他很高兴,即将这一内容纳入当年要举办的全国第五届崆峒武术比赛议程。金庸人在英国,就由在香港渣华道明河社的秘书陈奕先他和平凉方面联系。这期间我开通了国际长途电话,又不断向香港、英国寄去关于崆峒武术和崆峒山的各种资料。时任平凉市长的马学军关心金庸来平凉,希望我能促成这事,于是我代笔马学军名义向金庸写了邀请信。

  不久后收到金庸回信,其一是寄给马学军的:“既富刚肠又热肠,真诚品格正当行。肯教武林兴盟约,尽使文坛开花香。对友襟怀春风暖,为民气慨秋月朗。军舍学苑啸骏马,崆峒灵秀名远扬。”其二是寄给我的诗:“天涯羁寄共诗盟,伟业从来有盛名。仍惜缘醪醉梦归,且凭赤胆向人倾。不才只念是苍生,自在蛮荒辜春风。笛横西北野草低,一样侠义一样情。”我是写新诗的,旧体不愿押平仄,就即兴写了两首《致金庸》表示回赠,一是“毛锥纵横血火情,剑胆诗心气自雄。侠义智惜公羊说,博爱功追墨翟风。国魂文章山鬼叹,民风武林海怪惊。仰看天山独高峻,分明非烟亦非梦。”一是“查翁墨妙见风裁,壮采豪姿入卷来。武林联盟怀射雕,文坛结谊重交才。钢铁吟望孤烟远,琴棋心驰大洋回。雄才大略空前古,是人乃圣天地开。”写成后回寄金庸先生,以示谢意。

  2005年5月10日,金庸给我寄来两条题辞,内容是写给“五武会”的,一条是用硬笔书写的:“全国第五届崆峒武术比赛 发扬武术 各显身手 金庸敬题”。一条是用毛笔墨书“全国第五届崆峒武术比赛 天下英豪 各显身手 金庸敬题。”

  金庸年事已高,他询问我能不能直接坐飞机到平凉,我说没有机场,需坐飞机到咸阳机场,再坐车四小时到平凉。因安全问题,我也不敢过分强求。因交通不便,平凉人无缘目睹金庸风采,实为憾事。但他为平凉书写的“崆峒武术 威峙西陲”永立在崆峒山上,见字如面,每次看到,都让人心生温馨之感。

  以此文回念先生,大师安息,一拜再拜。


作者:责任编辑:陈斌

推荐图文

人文·泾水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业务 | 网站律师 | 本网声明

Copyright (C) 2006-2015 plxw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Tel:0933-8236393 8218065 E-mail:plxww@163.com 地址:平凉市红旗街93号

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&运维:甘肃万方网络

美高梅娱乐网站